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紫檀家具巿场的大起大落 [复制链接]

1#

  最近,各大报纸都在做红木家具的销售广告。市场似乎不太景气,有业内行家认为,前几年炒作价格暴涨得离谱,现在要为此付出代价了。

  在去年的美术传媒拍卖·书法专场公益拍卖中,我曾经写过一批主题性作品,题为“陈振濂书法主题创作系列——红木与红木家具研究”,还编印成拍卖图录。其中有一则《皇权与紫檀》。题记大约是指清三代康熙、雍正、乾隆,宫内造办处多用紫檀为料,大多自广东(粤)、广西(桂)、南洋输入。其时皇家嗜紫檀,价格炒得火爆,是一般御用器物金丝楠木20倍以上。而且非经圣旨恩准,内府造办处不得擅自用紫檀造办。清代内府有档案记录,曾以紫檀造大件2000有余。还有乾隆皇帝得知内府以紫檀造圈椅,竟为没有事先上奏而龙颜大怒严辞斥责的御批。故而自清三代以后,紫檀大件如号称为民间所造,基本不靠谱。第一民间拿不到紫檀大料,都被内务府搜刮殆尽。第二即使偶有漏网之鱼,当时风气,各级官吏如总督、巡抚、知府必出重金购置并进奉宫中以讨好皇上。

  正因为难得,当红木家具走入市场后,价格飙升,暴利令人瞠目,于是谋利不择手段之丑闻屡见不鲜。故宫红木家具鉴定专家,王世襄为头牌,朱家溍居次,胡德生为市场追捧。一次在义乌听到一则收藏趣事。有一义乌企业家从美国买回1000件旧家具,规模巨大,而且声称内有42件唐宋元古旧文物,义乌官方以为是一个巨大的城市文化标识,准备拨出20亩地、5000万元建立一个有助义乌城市形象的古家具博物馆。于是请胡德生先生亲赴义乌作一鉴定。胡德生先生先陈述故宫专家不得为私人鉴定,义乌方则辩解这关系到批地资助,是为**委托鉴定。胡先生又提出鉴定时收藏者不得在现场,结果讨论鉴定结论时,收藏家在门口旁听,当知道结论是并无唐宋元,连明清也少见,而大都是民国货,一想到20亩地5000万元泡汤了,还要额外负担税费;勃然大怒,冲进会场大声呵斥。结果义乌市**、人大、**、海关、税务、文化局反复做工作,希望胡德生先生改口。以便这个文化工程能实现。以胡先生在业内的声誉与品牌,他当然不可能改口。但他也担心得罪人,离不开义乌或被三教九流威胁了。那么试想想:如果当时收藏家出重金贿赂他,有几位清贫的鉴定家守得住?如果当时有黑社会暴力威胁他有性命之忧,有几位学者书生扛得住?

  这就是鉴定家的尴尬。

  紫檀家具的做假,有木料方面的,有造办方面的。关于材料真伪,许多紫檀其实是黑酸枝(官名曰豆科黄檀,又曰卢氏黑黄檀),原以为产于马达加斯加,后来发现从东南亚印度直到南非,分布很广,产量也大。以充紫檀,最具潜力空间。今天叫售紫檀家具的,首先要提防这一陷阱。其次是造办方面,如前所述,倘不是宫内御用,紫檀大件在清代民间显然没有生存空间。

  关于紫檀材料做假伎俩,因有暴利诱惑,古董贩子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一、家具表面擦皮鞋油,光泽暗显,不掩木纹。其结口处会露出马脚。

  二、以普通木材施以涂料,亦可细细检查背面及接榫处。

  三、刷高锰酸钾溶液,有明显刺鼻气味。用清水擦拭,可见脱色。

  四、反复刷食用碱,渗入方式相对仿真,但色彩较灰暗,缺少精神。

  五、刷熟石灰水。

  也有这几种手段交替使用以求不被识破。

  另有家具造型的制造做假。

  一、以次充好。如以黑酸枝充紫檀;以草花梨染色充黄花梨;甚至以越南黄花梨充海南黄花梨,因价格落差巨大而取暴利。

  二、拼凑改制。明清大料原造已不可遇见,于是民间小作古家具残件被收集起来,移花接木,用小料拼大料大件。

  三、以平常件改为罕见之名品。比如拼改宫内大件知名极品。

  四、包镶皮子,在家具的表皮作贴皮,如果遇到高手,做工精细,足以蒙人眼力。

  五、改大为小。大改小高改低,可以裁剪而不易露馅,但匠作是今人,已非古旧原物。如依古董定价,自能取得暴利天价。

  曾见清宫御物有一西洋饰纹束腰扶手棱形角椅,当时哑然失笑。这样的西洋式,怎可能出于皇宫内府?但它做工出于宫内造办府,确凿无疑。当时颇为疑惑。后来注意这方面的资料证据,想到康熙内宫嗜西洋挂钟座钟、引进照相机与攝影术、流行油画,还有洋教士,若是偶尔釆用西洋欧洲纹饰、造型取束腰,应该也是有可能的。后来,在王世襄先生的著述里看到这一件图片,并给出肯定的答案。

  于此可知学然后知不足也!

  陈振濂

  来源:杭州日报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