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古玩市场“红”尘多陷阱 红木老家具收藏当谨慎 [复制链接]

1#

  在《鉴宝》、《寻宝》等各类收藏节目的推动下,收藏显然已从小众人群时期跨入全民玩收藏的“收藏娱乐”**。祖屋的床底下捞出个罐子被专家鉴定为价值百万的时候,电视版的“一夜暴富”真人秀也就格外有煽动性和诱惑力。

  在全民玩收藏的**,收藏人群、文物消费需求的急剧增长与古玩真品量小价高、资源稀缺的残酷事实,使得这种供需矛盾格外突出。当这一矛盾处于商品经济飞速扩展,但道德观念滞后乃至下滑的**,各地的古玩制作专业村、专业镇也就应运而生,并紧跟市场需求而发展壮大,进而以“批发价优、量大包邮”的营销模式,使得各类“文物”在古玩市场中泛滥成灾。收藏人群中上当受骗的比例自然也就与日俱增了。

  有真品就有赝品,有收藏就有被骗。因此玩书画、瓷器、青铜等传统门类上当受骗的事情,自古以来就绵延未绝并泛滥至今。而明清家具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被海外藏家率先扫荡收购,引入国际收藏拍卖市场以来,成交价格就连番上涨,一举辉耀世界。近年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红了西方红东方,成为这个**的收藏新宠,打开了家具收藏的滚滚洪流。无论是新的红木家具行业,还是老的明清家具市场都购销两旺、人气如虹。滚滚“红”尘之下,作伪造假也应运而生,在“人傻钱多、水深鱼肥”的好行情下,上演着一个个扣人心弦的“收藏”故事。




古玩市场上的假黄花梨木材以零售方式针对中低端客户,而通过会所等高端场所,设套卖给“三高”人群




  在我的电脑中有一个文件夹,存放着这几年帮朋友,以及朋友的熟人在各类场合鉴别过的各种“黄花梨”、“紫檀”木材、家具和工艺品。在鉴别之余,我还留意询问了买家的购买价格,并且做了个粗略的统计表,近两年中买这些假货的累计金额高达8600多万人民币!这些钱扔到水里,也能扑腾出个挺大的动静,扔到黄花梨的收藏圈里,则是无声无息。中肯来说,我爱好和收藏黄花梨虽由来已久,但也就是个业余的发烧友水平,能够被我鉴定出来是假货的,当然都是更加业余、“一眼货”级别的低劣仿品。这些吃亏上当的情况依据购买者的财力和性格差异,损失大小有别。

  损失较小的是花了海南黄花梨的价格买了越南黄花梨。虽然海南黄花梨比越南黄花梨价格贵好几倍,但好歹都是真正的黄花梨,随着时间推移,越南黄花梨价格逐步上涨后,挽回损失甚至盈利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倒是不太让人揪心。

  以廉价非洲材料如“赞比亚血檀”等冒充印度小叶紫檀,也让很多人上当受骗,损失巨大

  花费百万、千万买了明清时期的黄花梨家具,仔细一鉴别,却是当代仿古家具企业早年做的仿品。这些仿品早期就是当作仿古工艺品家具出口,现在则通过台湾、香港回流到大陆,当作文物来**。朋友的朋友听说是仿品,一百个不相信,逼得我没辙,直接发微信给做这件仿古家具的老板问:“这件是不是你早期做的?”“是啊,你要吗?我还可以找到几件?”听了语音回复,大家都不说话了,感觉挺尴尬……只得拿出古玩行当里流行的“特效安抚贴”来安慰:“别郁闷了,就当交学费了。再说,材质工艺都不错,再放几百年,也是件真东西,对吧……”

  至于以每根20多万元的价格,买来海南黄花梨的圆木,欣喜若狂感觉捡到“大漏”一样催着鉴定,到现场一看:要么是巴西花梨,要么是紫檀柳,每根成本最多千元而已!这种学费就贵得非常离谱和令人痛心了。“真要是海南黄花梨,每一根都应该是100多万的行情价格,怎么可能20万就买到?以前玩过海南黄花梨吗?”“没玩过,但我仔细研究过,纹理颜色和书上讲的都一样,这材料肯定不会有问题,来就是让您估个价……”

  从商周青铜器到“刚出土”的唐三彩,每个店都是术业有专攻,批发主要针对中低端收藏人群;针对高端收藏人士与拍卖市场则有级别更高的“杀猪货”需要专门定。

  看到这里,您可别笑这些人很傻很天真。在黄花梨“一木千金”的行情中,能够花费巨资去玩黄花梨收藏的人,当然不是泛泛之辈,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有钱的“三高”人群:收入高、社会地位高、学历高。让他们前赴后继,果断“跳坑、吃药”的主要原因就是:自负傲气、高估自己。由此带来的并发症还有:偏听偏信书本知识、爱听故事、想捡漏占便宜、盲目崇拜社会上的“专家”等连锁反应。“危重患者”往往还会在收藏购买中发热、高烧、丧失理智,一下手就是耗费巨资买一大批,最要命的是,面对满仓库假货以及旁人的良言提醒,仍然执迷不悟,深信不疑!

  近现代的书画大师仿品以批零兼营的方式销售,主要销往各地的古玩市场和地摊

  还有位大佬级企业家,名片上印有“清代宫廷家具收藏家”。耗时六年,花巨资买了一大批清代宫廷家具,从紫檀龙纹宝座、康熙题诗的紫檀屏风、紫檀雕龙六柱架子床到规格巨大的紫檀满彻顶箱柜应有尽有。为存放家具还修建了金库安保级别的仓库来保管,外圈铁丝网加红外线防盗系统,里三层、外三层的防盗门,光养狼狗的开销和安保人员工资每月就要花费好几万。打开仓库一看家具:全是地摊货级别的仿品,材料是非洲新木材,新仿刷漆加做旧而已。

  “这些家具每件的造型都是清代家具里面如雷贯耳的重器,全世界博物馆加起来都没几件,您能收集这么多,非常不寻常啊,难以想象,怎么会全部被你收到了?”这人对于收藏痴迷已久,热情极高,而且购买的金额巨大,担心其难以承受满仓赝品的打击,只能这样启发式地反问。

  “呵呵,您能看出是重器,说明眼界高!能买到这批宝贝,说来话长了,收藏嘛,一是缘分,二是福报啊……”收藏家神秘而自豪的回答和天方夜谭般的曲折故事就开始了。简单来讲,这批家具是在六年之中陆续从一个偶然相识的山里人手里买的。据说什么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在逃跑之前,早就选好了某个深山准备修建行宫,家具从宫里面先搬过去了……反正,这位收藏家和这位供货的山里人来往六年,交情深厚。现在每个月这个山里人都要带些土特产,专程听他抽空讲讲明清家具的历史和文化。“我就痛心啊,这么好的东西,埋没这么多年,他们只知道卖给我,都没有接收到这些家具的文化感应,我生意再忙,也要给他讲讲,这也是修行啊!……您看这件家具,线脚是典型的清宫造办处做法……”

  接下来两个多小时,他将自己收藏的每件家具都解析了一遍,详细列举了无数个“清宫御制”的铁证,并搬出一大堆书本知识对应,讲得有条有理,滔滔不绝。我听了,完全接不上话,以他这口才和热情,再听下去,我都要相信这批货是小叶紫檀的清宫重器了。最后,还拿出了多位业界专家、行家现场参观与鉴定的合影,“他们都鉴定过了,觉得这批东西非常好,让我好好留着!”照片里面,他一脸的自豪和兴奋!

  过了不久,我遇到了合影照中的一位专家,说起这位收藏牛人,专家连连摆手摇头:“我们一下飞机,对方就安排了人热情迎接,到了那里又有当地领导陪同,还有媒体记者在场,他一件件家具地给我们讲解如何好,怎样真,而且,卖给他货的那人也在场,我们能说什么?只能暗示说这样等级的宫廷家具市场上很难买到,应该对这批家具多做研究,好好留着……”

  这样的收藏牛人可不是没文化的暴发户级别,而是名牌大学经济学硕士学历,白手起家拼斗多年,创下数十亿身家。家具类的书籍买了成堆,也还真“头悬梁、锥刺股”地做过系统研究,谈起家具文化是井然有序,高谈阔论。如果讲他本行的经济分析更是有条有理,旁征博引,绝对是学术级别。那为什么踏入收藏行就彻底玩不转,反而被没学历没文化的山里人玩得团团转?为什么花那么多钱捡不到漏,反而被漏捡呢?简单来说,这也是一种病,什么病?佛学里面讲到一种对世界与事物的认知障碍,名曰“所知障”。

  所知障,在佛学中的含义复杂精深,取其一点简单来说就是:自我被已有的知识所蒙蔽,以自负的态度,对于知识偏执、偏解、偏取、偏用,使得知识不能转化,成为束缚自我发展与认知真理的障碍。这位收藏牛人的原话是:“我怎么可能看走眼呢?无论自身文化素养还是眼光我都不差,如果判断力那么差,我怎么做得好企业,赚到现在的身家?”做企业的成功经验,成为了他玩收藏不可能走眼的绝对信心,这就是典型的高估自己而引发的所知障了。

  古人云:“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看不到泰山,不是因为一片叶子在手里,而是因为观察方式错误。“三高”人群之所以易发所知障,就在于他们本身的“高”。收入高,既是玩高端收藏的经济条件,也是上大当的前提;而社会地位高和学历高,最容易带来的负面作用就是高估自己。总是端着架子玩收藏,死搬硬套相信书面知识,放不下身段向每个行当里面工作在一线的工匠师傅、行业前辈,乃至仿旧、作伪的民间高手虚心请教,因此,上当受骗就是早晚的事情。

  景德镇樊家井蜿蜒曲折的小巷中各朝代的瓷器均是现场做旧,批零兼营

  问:讲别人那么多受骗的事情,你自己玩家具没“走眼”过吗?

  答:不瞒您说,玩家具我还真没有。没上过当,不是我眼光好、水平高,而是我给自己定了几个规矩:收藏限定传统家具,以黄花梨仿古家具为主,老家具为辅;买仿古家具只买款型和工艺好的,款型工艺不好的一律不要。而全国能将款型工艺做好的,就那么几个高手,我都很熟悉,买了家具还会与他们交流、请教;买材料我没经验,看不懂。没关系,直接找行业内做过这种材料十年以上的企业老板、开料工人帮我看,他们帮我鉴别绝无问题;要买老家具了,反复请教国内几个顶尖的收老家具、修老家具、卖老家具、仿老家具的高手帮我把关,他们说没问题就下手。对待这些工作在一线的前辈高手,永远恭恭敬敬。心中常问自己:“你算老几?”买东西看不明白了,直接就说“我看不懂,需要找人来看了再说。”别不懂装懂要面子,装了面子往往会赔银子。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