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广作家具:中西合璧的绚丽瑰宝 [复制链接]

1#




清中期 紫檀有束腰马蹄足拐子纹嵌理石长椅



  广作家具在长期发展过程中,由于受民族特点、风俗习惯、地理气候、制作技巧、外来文化等不同因素的影响,形成了一种造型大气、工艺精湛、装饰华贵的风格,充分显现出岭南文化开放创新、兼容并蓄、求真务实的特色,与岭南建筑、岭南园林、岭南戏剧一样,成为岭南文化中一道别样的风景。

  缘起:中西文化的交汇

  关于广作家具的形成时间,业内专家普遍认定是在清初期,并在清中期成为主流传统家具流派。然在此之前,广州一地已早有硬木家具制作,只是未形成如清代广作般的成熟独立风格。

  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大量来华,在传播了先进科学技术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洋的艺术和文化。随着对外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这座东方古城中掀起了一股西洋风尚。

  当视野打开之后,一向“敢为天下先”的广东人,开始大胆地将西洋艺术融入到中国传统艺术形式中,于是,广作家具华丽诞生了。正如蔡易安在《清代广式家具》中所分析的:“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清代广东家具领先突破了我国千百年来中华传统家具的原有格式,它大胆吸取了西欧造型等新的家具形式,创造出了崭新的广式家具。”从这段描述中不难发现,其中有几个明显的关键词:突破、吸收、创造。这3个词汇从不同侧面说明了广作家具的核心——创新力,在今日看来仍颇有启迪意义。

  特色:西方纹样与镶嵌装饰

  广作家具最广为人知的特点就是亦中亦洋、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格。其形式不断吸收外来文化,使中国家具的传统发生了很大改变。无论在造型还是装饰上,广作家具都受到西方文化艺术的影响。

  广作家具保留了大量中国传统装饰图案,如云纹、回纹、冰裂纹等几何纹样,梅、兰、松、菊植物纹样,龙、虎、狮、象等动物纹样,“福庆有余”“五福团寿”“麒麟送子”“三羊(阳)开泰”等吉祥图案。同时,受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影响,广作家具的雕刻借鉴了大量西方古典家具常用的题材和图案,如西番莲、蔓草纹、葡萄纹、动物腿足、建筑柱式等,中西装饰纹样时常运用在同一件家具上,两种文化自然协调,恰到好处。

  在借鉴西方纹样的同时,广作家具大量采用了西方的装饰风格及技法,如采用珐琅镶嵌、象牙雕刻、玻璃、油画装饰等,形成了一套广作家具独特的装饰手法。

  在清代,随着玻璃及油画工艺在中国的盛行,很快这种源自西洋的装饰技艺开始出现在家具制作上,特别是在屏风类家具上应用广泛。

  除玻璃、油画镶嵌之外,螺钿镶嵌技术也是广作家具的精髓所在,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镶嵌着螺钿的家具产生出一种黑与白的视觉反差,形成了极富装饰美的视觉艺术,使广作家具备显雍容华贵。

  此外,广作家具充分利用岭南地区优质木材集中的优势,将家具尺寸增宽加大,并在制作家具时讲求木性一致,通常用同一种木材制作一件家具,从而将紫檀木的醇厚凝重、黄花梨的湿润如玉、酸枝木的含蓄细腻、鸡翅木的飘逸灵动展现得淋漓尽致。

  广东地区的工匠们将不同功能相结合、多种材质相搭配,颠覆了传统家具的设计理念,创造出许多新的家具品种和造型,这些广作家具既留有浓厚的异域风情,又与岭南本土文化相映生辉,其富丽堂皇的风格特点尤其受到清代宫廷和官绅、文人的追捧和提倡,最终这项由民间兴起的家具艺术形式得到了清朝统治阶级的推崇,并成为继苏作家具之后的另一种宫廷家具主导风格。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