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吴金花制“残卷砚”赏析:天人合著之 [复制链接]

1#




吴金花制“残卷砚”





原标题:天人合著此“残卷”

作者:陈佳鸣


  “壹寸干将切紫石, 专诸巷口日初西。 何如轧轧鸣机手, 割遍端州十里溪。”此黄莘田铭顾二娘制青花砚诗也。顾二娘逸事,向为砚界熟知,不劳赘述。所异者,千余年之砚史,制砚高手,当不可胜数,然姓名可考者,寥如晨星。纂太白诗喻之,真可谓:古来治砚皆寂寞,唯有玩者留其名。而顾二娘一介女流,以治砚名世,数百年来传为佳话,真亦奇哉异哉。此非笔者轻视女性,缘制砚之业,石既坚重,又须运斤击凿,实不宜乎纤纤素手也。而况顾二娘之名垂砚史者。


  然诚如赵翼诗曰: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数百年。近游婺源,不意于砚山村中获观一砚,令余赞赏不已。制砚者吴金花,亦女性也。


  时在深秋初冬,余与村言、雪斌二兄赴婺源考察歙砚,过访制砚名手吴玉民之寓。言谈间,玉民话及其妻吴金花所制《残卷砚》近获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第三届“中华砚”评选金奖事,初甚不以为然。近时之文坛艺坛,浮躁之风炽盛,各类评比多如牛毛,即大师之称亦漫如柳絮。及至开盒见砚,乃顿觉眼前一亮。是砚以一长方形罗纹石制之,仅于砚缘琢出线装古书之装订线,砚额有一天然石孔,状如古书之虫蛀痕,是为砚池;以自然崩裂之石面中央磨出平滑砚堂,四边仍残留崩裂石面为边;龙尾砚石,为变质岩之层积石,故砚边微露层层积痕,书册之质感宛然若存。一眼冷瞥,恰似一册虫蛀水浸、板结斑驳之古经残卷,神情酷肖。艺术创作,贵乎留白,白者,予观者以遐想之余地也。今观此残卷砚,得之哉。此卷何书?所书何事?何人所著?所著何年?此中意趣,直可仿佛: “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之境矣。倘置此砚于案前,静中相对,顿生思古之情,墨未着砚,忽而文思已畅。是砚也,石质亦佳,色呈青碧,光泽如绸,手感润滑,正为龙尾罗纹石也。传观三人,皆为砚痴,抚之摩之,不觉赏叹击节。


  古人云:文章本天生,妙手偶得之。治砚亦然。尝与海派治砚传人丁伟鸣先生论砚,伟鸣先生曰:制砚之要,首重相石,石亦如人,各有个性。故善治砚者,必先读懂石之个性,顺其形色纹理,因势利导。往往寥寥数刀,而精神已具。今观金花此砚,故知其亦熟谙斯理也。


  玉民金花伉俪制砚多年,颇有声名于业内。观其寓内陈列之砚,皆修短合度,方圆适宜,深具规矩,绝非寻常之辈可与比肩者也。若论辨石,向传顾二娘以足尖抵石,即知端石之优劣,神乎其技。而吴家距龙尾老坑不足千步,产仔料之芙蓉溪即其屋后洗菜之处,金花之娘家大畈者,亦为传统砚石产地,更有甚者,玉民之父原为龙尾砚矿矿长,故玉民夫妇辨石之能,自不待言。


  余为砚痴,常恨吾生也晚,不得瞻顾二娘之风采,而与莘田辈同游。今见金花之作,欣喜过望,故以吴二娘目之。非过誉也,实有所期耳。
最后编辑胡莹 最后编辑于 2015-12-29 11:30:36
分享 转发
TOP
2#

好文!好砚!
TOP
3#

我想说,这有什么好看的
TOP
4#

看不出来,黑乎乎的一块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