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孙之俊—— 导人为善 笑写沧桑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骆驼祥子  孙之俊




  孙之俊先生是中国漫画史上、早期发展过程中的一位重要人物。他既是一位漫画的创作者,也是中国漫画发展的开拓者之一。他用近乎于“漫画日记”的形式对社会生活进行了最及时的反映。国事、家事、天下事,他的漫画表现了他对于历史事件的思考。4月13日,由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李苦禅纪念馆、北京画院美术馆主办的“笑写沧桑——民国时期漫画家孙之俊作品展( 1927—1949 ) ”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漫画作品及相关图稿近百余件,回顾了孙之俊先生长达22年的漫画创作历程与他为中国漫画发展所作的贡献,为观众了解民国时期的中国漫画创作发展提供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视线从未离开底层

  孙之俊先生曾说,导人为善,是他理想中的漫画主题。从1918年经过了十年的军阀混战,直至1928年蒋介石才通过**二届四中全会达到了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目的,开始了在大陆长达22年的统治。作为艺术家,孙之俊对社会、生命、生活的思考更富有启发性和积极性。特别是在那样的时局与政权的较量下,孙之俊不仅需要与黑暗的势力作斗争,而且还要在精神上引导人民走向光明。因此,孙之俊对创作主体的选择和刻画针砭时弊,警示醒民;同时,也不是凭空想象,随意捏造,他的创作背后有着鲜明的史实背景,激发着他勇敢地、不断地创作一幅幅深入人心的漫画作品。

  孙之俊先生的视线一直关注着社会的底层。他一生利用漫画和连环画形式曾为两个人物形象进行过三次创作,一位是山东那位以行乞兴学的真人——武训,另一位是老舍笔下的小说人物——骆驼祥子。在他反复创作这样两个人物长达十多年的过程中,他的视角和画笔始终没有离开社会底层。从连续夸张的漫画形式到写实风格的连环画,孙之俊的创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两个人物的造型和技法确定了孙之俊先生在中国连环画发展过程中的地位。与此同时,展览也展出了孙之俊早年创作的人物画等珍贵原作,以及教书时期为学生所作的范画原稿。

  关注青春

  爱情与婚姻是青少年初踏人生路的一大关。新文化运动中涌出的不少青少年还没来得及认真地思考中国人的婚姻观、爱情观,就开始了行动。孙之俊先生的婚姻又是怎样的呢?17岁的时候家里为他包办了婚姻,然而当他考入北平国立艺专来到北京,看到了城市青年们开放的心态和恋爱的情境,自然会有很深的触动。 《望月》 《月下》 《人世地狱(二) ——旧婚姻》就是那时他记录下的年轻人对爱情的向往和感受。

  孙之俊21岁时的作品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他把西方漫画的特质与中国年轻人的感受迅速搭接在一起,呈现出全新的风貌。画面中流畅的线条,人体结构的夸张,情调的表现,无不显现活泼的生命力。对比丰子恺先生笔下的人物,给当时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漫画还可以这样画! ”给观展读者一种惊叹,“没想到70年前竟有这样的漫画! ”尤其是《无题》与《玉立》两帧,明显地看出西画写生的功底与素描中黑、白、灰的使用。钢笔速写所作的画面效果与毛笔是完全不同的。

  漫画《浪漫旅》中一位油画家将画室搞得一片狼藉,身上、墙面、地板处处是颜料的渍迹。 《北洋画报》曾在1935年刊载了孙之俊的这幅漫画,并这样评价道:“孙之俊先生是一位绝对唯美主义者,他的‘美’里包含的第一条就是‘洁’ ,别看他经常画油画,但是身上绝不会蹭上油画颜料,周围绝对不会乱丢擦笔的纸,油画架旁边绝对没有一件多余的东西,所以‘浪漫派’的画家在它看来就是‘邋遢’ ,毫无浪漫可言。不过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即使不是画家,住室的邋遢劲儿和这位浪漫画家也差不多啦! ” 《饭碗问题》中巧妙的构思与特殊的构图——求职者紧紧抓住从天而降的饭碗摇摇欲坠,除了让读者觉得“难” ,还觉得“悬” 。在漫画作品《拍马屁》中,一位站在马屁股后面闻着马屁的大官嚷嚷着:“屁是香的” ,小官们站这一排随声附和“香得很” 。孙之俊先生不仅嘲讽了那些惯于阿谀奉承的小人,同时也将矛头直指社会中滋生的顽疾,但他始终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劣根性的东西总会逐渐削弱的。民国之后虽禁止女孩裹脚,但有的女孩白天放开,晚上悄悄地裹上,可见即使下令改变某种形态,改变内心观念也很难。孙之俊先生以“足”为主题创作的《三足鼎立》 《缠足》 《复兴国粹》对推广天足运动的艰难有着深刻的认识,既风趣幽默又发人深思。

  冬烘先生的纠结

  1929年,连续漫画《冬烘先生》发表于《华北画刊》 。时年孙之俊22岁,在北平国立艺专西画系读二年级。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的开办至上世纪30年代已经较为广泛了,仅在北平就有华北美专、京华美专等,南京、上海也十分活跃。西方绘画的观念、漫画及装饰画、电影海报等多种创作亦影响了年轻的漫画家们,加之素描、速写的基础训练,更为孙之俊提供了足够的创作能力。他广纳博取多种艺术形式融于自己的创作中,新的科技知识也为他提供坚实基础。他建基于三维空间的观念与焦点**的把握,扩大了传统漫画的表现空间。科技知识的运用显示了漫画与时俱进的活力;形式感的多种运用丰富了以线为主的漫画表现力。

  他经历了“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耳闻目睹了“新”“旧”观点的冲突与争辩,创作了一位处于困惑与尴尬中的冬烘先生,生动而深刻地概括了那段尊孔与反孔,改革与改良,革命与保守的较量在生活中的反映。他的创作以辩论、竞争的方式选择出社会中的各种观点与事实,并以冬烘先生的视角做出评判和反映,涵盖内容丰富,达到诙谐而深刻的效果。

  老舍先生曾在《老舍全集》中写道:“说漫画的技巧是图画的,而效果是戏剧的或短篇小说的。因此漫画家不只是漫画家,而且必须是思想家。假若三年不窥园的书痴写不出济世的文艺作品来,一个隐居山林,潜心摹古的画家也一定画不出漫画。孙之俊先生绝非是‘隐居山林,潜心摹古’的画家,读《冬烘先生》便知! ”

  除此之外,在长达20年不曾间断的漫画创作中,孙之俊先生还成功塑造了贾醉生、老糊涂、万金油、混混儿、王曰嫂、费利儿等30多个漫画人物形象,他们分别代表着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那一类人。通过这些漫画形象,抒发和传递了孙之俊先生导人为善、祈求社会和平幸福的美好愿景。孙之俊先生在漫画与连环画发展过程中的作用是不会被忘记的,他为后人留下的作品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凸显出他的价值。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