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国博展威尼斯与威尼斯画派作品 [复制链接]

1#




圣乔治  安德烈亚·曼特尼亚



  威尼斯,一座建立在水上的城市,她沉浸在大海明亮的光彩里,她独一无二的光芒赋予了艺术家们将这座城市的独特魅力浓缩于画框中的特殊才能。在光线与色彩的奇妙融合中,威尼斯绘画走过了明媚和谐的文艺复兴时期、雍容华丽的16世纪、光彩强烈的巴洛克时期、轻盈柔美的洛可可**、理性至上的启蒙运动时期……创作出地域特色鲜明的威尼斯风格。近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意大利文化遗产活动和旅游部文化遗产开发司和博物馆司与威尼斯市立博物馆基金会联合举办的“威尼斯与威尼斯画派”展以15世纪至18世纪跨越400年历史的威尼斯绘画发展脉络为轴,呈现出时光流转中威尼斯画派的艺术风貌。

  此次展览是继“佛罗伦萨与文艺复兴:名家名作”与“罗马与巴洛克艺术”展览后,又一个在中意两国《关于促进文化遗产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的框架之下推出的重要展览,计划于明年1月结束,以近一年的超长展期陈列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使公众对威尼斯的文化艺术有一个全面清晰的了解。74件绘画作品和3件雕塑作品来自意大利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三地的乌菲齐美术馆、威尼斯美术学院美术馆、圣卢卡国家美术学院、威尼斯总督府等十余家博物馆、美术馆及相关收藏机构,其中有73件是首次在中国展出。展览以一个世纪为一个单元,将古老的威尼斯绘画世界分为4个篇章,在昏黄灯光与砖红墙面的映衬下深沉徐缓地叙述一个画派的发展历程。

  15世纪的威尼斯热衷于金碧辉煌和花团簇锦的装饰,崇尚奢华之风,而那个时期的威尼斯画家则善于用**与几何画法以逼真的手法描绘事物,重新认知人类的自身价值。帕多瓦的安德烈亚·曼特尼亚就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一位杰出的年轻画家。他的油画作品《圣乔治》为观众展现了一位坚毅不屈、英勇卓绝的屠龙英雄——身穿铠甲的骑士圣乔治,手持断为半截的长矛,安然地站立在恶龙的遗骸前。正如意方策展人安德烈·伯利尼所言:“15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艺术推崇古典和优雅的风格,强调人与自然的体现,追求自然风光中的诗意,注重通过图像讲述故事。 ”曼特尼亚通过视错觉的描绘手法营造出视觉陷阱,使二维的画面具有真实的立体感,高处垂下的花枝、水果和两边的大理石后探出的恶龙嘴呈现出层次,屠龙英雄的形象呼之欲出,他这种高超的绘画技法流传至今。

  16世纪的威尼斯绘画从诱人的色调入手,着力于刻画人物的心理活动,这也是威尼斯绘画最为辉煌的时期之一,常常被人所称道的“威尼斯画派”正是出于这一时期。在这个世纪中,最杰出的艺术家当属“威尼斯画派三杰” ——提香、丁托列托和委罗内塞,他们三人各领一时风尚。“提香的绘画对于色彩的运用是兼容感性与理性,把油画的色彩、造型和笔触的运用推进到新的阶段,善于描绘出人物的内心世界;丁托列托的绘画突出强烈的运动感且色彩富丽奇幻,他将佛罗伦萨手法主义的两种趋向——反古典倾向与优美雅致倾向合二为一,还善于通过多视点强化**效果,常常打破传统图式而营造出具有戏剧化效果的构图;委罗内塞的绘画风格则显示出其对优雅、华丽和辉煌外观的喜爱,他的作品充满世俗生活情趣,偏重装饰趣味,在写实的基础上,以豪华的场面、众多的人物和华丽的色彩取胜。 ”安德烈·伯利尼如是说。除了众多绘画以外, 16世纪展区中还有3件同**的青铜、赤陶与大理石雕塑作品,分别来自于威尼斯的著名雕塑家亚历山大德罗·维多利亚、提兹亚诺·阿斯贝蒂和安东尼奥·盖,与同**的绘画作品一样,他们的雕塑作品也分明地呈现出对人物神情及内心世界的细腻刻画。

  随着新航路的开辟,威尼斯在欧洲的政治与经济地位明显被削弱, 17世纪的威尼斯艺术活动难以得到**的支持,只能仰仗个人或家族的资助,这一时期的绘画可谓一场“黑暗与光明的博弈” ,在留恋往昔辉煌与大胆创新的徘徊中,巴洛克画风崛起了,同时风景画、静物画、平民生活等“小题材”绘画也在这一时期风生水起。

  安德烈·伯利尼认为,以卡拉瓦乔为代表的精细自然主义和17世纪下半叶大受追捧的、带有强烈冲突的“暗色调画家”是威尼斯巴洛克绘画风格的两个主要流派。最具意义的是,在沉迷于神话故事、寓言和宗教主题的形象绘画之外,“小题材”绘画的发展在商业上也获得了成功。17世纪下半叶,艾米利亚人从室内装饰壁画开始,吸取**技术和虚构舞台的联想,将人物形象置于幻想空间中,从而拯救了威尼斯的形象绘画。而巴洛克的决定性人物保罗·委罗内塞赋予绘画光线与色彩的古典平衡,引领17世纪的“浅色调画家”开创威尼斯绘画的新旅程。

  延续了巴洛克时期的精髓,轻盈、明亮、色彩鲜艳的洛可可画派在18世纪为威尼斯绘画开启了新**,尤其是那些善于为建筑绘制装饰画的画家在这个**大获成功。此外,罗萨尔巴·卡列拉、詹巴蒂斯塔·皮亚泽塔等人的作品也让观众领略到这一时期威尼斯绘画艺术的新风景。女画家罗萨尔巴·卡列拉的四幅色粉画色泽迷人、形象精致;皮亚泽塔笔下的女英雄举刀奋力砍向烂醉的敌人,在强烈的明暗对比中,画面充满着力量感;彼得罗·隆吉则通过绘画自然流畅地讲述了发生在宫殿的角落、商店、市井广场上的趣事与日常生活;弗朗切斯科·祖莱卡利和安东尼奥·扎伊斯的风景画在自然风景中加入了贵族或平民从事娱乐消遣的画面,草木、湖水、蔚蓝的天空——这些美好繁茂的景象并非取材于现实,像是一首虚构的田园牧歌,歌颂日常生活中的诗和远方。

  在展览的尾声,从詹多梅尼克·提埃波罗和洛伦佐·提埃波罗的画作中,观众隐约能体会到18世纪末期威尼斯共和国逐渐从奢靡走向衰亡。虽然威尼斯共和国历经兴衰,但威尼斯绘画艺术并没有随之陨落,反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留下了众多不朽之作,成为世界艺术史上一个永恒的传奇。诚如意大利驻华大使谢国谊所言:“这些璀璨的威尼斯艺术作品不仅通过画家的高超技艺展示出那个**威尼斯人的风貌、自然风光、都市风景,更展示出人与自然、与城市的关系,以及一个画派、一种历史传统延续至今的故事。 ”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