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张大千与苏东坡之“缘”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此画是张大千在北京长椿寺参佛后,寿泉法师请大千为长椿寺绘制丹青佳构,张大千笑诺,于是画下了这幅《松下观瀑图》。


  画完了画,要写画题,可是写什么呢?随便抄录一首唐诗宋词不符合张大千的性格,也不能最充分、最准确地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他想到了900多年前的四川老乡苏东坡。苏东坡是一位极有佛缘的才子,一生中结交了众多禅院寺庙的住持方丈,并且留下许多轶事佳话。有一次,他在赴杭州的途中路过润州(今江苏镇江市),想到了老友佛印法师此时正在金山寺主持寺政,于是前往拜访。佛印留东坡寺内小住。一天,佛印正在方丈室给弟子们说法,苏东坡突然着便服入室进见。佛印问道:“这里没有你坐的地方,你怎么进来了?”他的意思很明白,这会儿不是苏东坡来的时候。苏东坡却笑答道:“那就暂借和尚四大(即佛教中所谓的‘四界’,指地、水、火、风四种构成色法的基本元素)作禅床用一下吧!”佛印又说道:“要借和尚四大可以,但我有一问,你如果能立即答出,我便依你,如果稍有迟疑,那就请解下你身上的玉带留镇山门。如何?”苏东坡笑而允诺。佛印于是问道:“山僧四大本无,五蕴(佛教名词,即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的简称)非有,你在何处落座?”苏东坡一时语塞。佛印不由分说,立即吩咐侍僧:“收下东坡白玉腰带,永镇山门!”其实东坡并非不能作答,而是故意知而不答,如此便可以入室听佛印说法。佛印果然“中计”,侍僧解下东坡玉带后,佛印又命侍僧取出衲裙送给东坡,东坡于是如愿以偿。


  这是广为流传的一则东坡轶事,张大千随手拈来,他的意思也很明白:当年苏东坡有玉带可留镇山门,今天我张大千没有玉带,那就画一幅《松下观瀑图》留给长椿寺吧。于是他舔舔笔,在画的上端题诗曰:


  笔端突兀走千军,


  墨落能生万壑云。


  惭愧东坡乡后辈,


  却无玉带镇山门。


  前两句一如张大千的性格,突出地彰显了他对自己笔墨的自负和对此画的满意,后两句则妙镶典故、盖世才情、欲隐又显。我们不妨再回过头来看看这幅《松下观瀑图》,严谨的构图,奔放的用笔以及淋漓酣畅的水墨效果,使得此作气势磅礴,确实将诗的前两句落到了实处。31岁,才情两旺,借此作画题诗的机会,续写文人与僧人的佳话:900年前苏东坡过润州,把一条玉带留镇金山寺;900年后,张大千过北京,画一帧巨幅山水永存长椿寺。都是蜀人,都是才子,都是佳话……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