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新工笔的拐点已经出现 ——专访著名艺术家徐累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徐累  《龙马仙》 65×193cm 纸本 2009


        近年来,徐累可谓炙手可热,从华盛顿国会图书馆、伦敦亚洲之家,到今日美术馆、苏州博物馆、国家博物馆、纽约马伯乐画廊,几乎每次个展都让人惊艳。拍卖也是屡创佳绩,《霓石》更拍出1840万元。有人讲,这是一份迟来20多年的喝彩。正如他的白发,让人看着心疼。


       当年刚大学毕业的徐累,恰逢“八五新潮”,对于“文革”时期绘画传统的反叛,反而正本清源回归了传统的正路。传统对他来说有一种向心力,但他所回望的传统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两宋绘画传统,还有波斯细密画,庞贝壁画人生无常的气息以及克莱因的空无、杜尚的情感、马格利特的悖论和修辞学。“历史上好的艺术,从气息到原理都是相通的。西方文艺复兴与中国宋元绘画并没有那么大的隔阂。我的创作就是想找到它们的契合点。”


       这位曾经生活在“**背面”的人,毫不避讳与文学的关联,在游离中静观,有一种“高贵”而“消极”的处世态度。悬置的帷幔、曲折的屏风,徐累营造近乎舞台感的画面具有戏剧性的张力,这种间离的效果酝酿出一种叙事性的倾向,仿佛在讲述幽闭凄美的故事。然而,画面里的元素并不是为了叙事,只是某种意象和隐喻的表达,如诗如歌,同时充满了修辞上的诡异。


       2010年前后,蓝色开始大量出现在徐累的创作中。在他看来,蓝色是一种隐逸的传统,是一种私人性的色彩选择。“我对现实主义的东西不感兴趣,蓝色沉郁静谧,更适合画面气氛的表达。”另外一个大的变化是,徐累2013年之后逐渐从纸本转向绢本,颜色更加明快,尺幅也相应变大。“原来是封闭的内景,比如迷宫或密室,有一个情境的营造。后来加入了屏风等元素,出现流动性,从封闭的空间里走出来,重新回到‘意象化’的自然。从技术层面来说,北方空气太干,变数比较多,需要跟材料本身做斗争。同时,水、天空在绢上更加适合表现,表达的内容跟绢的特质也更加契合。”


       徐累常被业界誉为当代水墨领军人物,他想要的却是逃离。在他看来,“新工笔是一个语焉不详的命题。这一概念是不够严谨的,是有些荒诞甚至容易被人诟病的,只是实践先于理论,姑且这么去说。”与此同时,在强大的官方化传统水墨和全球化艺术模式的夹缝中生存,新工笔显得不前不后,从学术上的梳理还不是特别多。但从文脉系统来说,新工笔的拐点已经出现。新工笔是在已有传统资源、技术、模式基础上生长出来的东西,在文脉上是有延续性的。新工笔是一种温和的反叛,这种反叛不再关注技术革新,而是如何表达图像的意义、观念的意义。从一定角度上说,新工笔呼应了中国艺术原生态在当代文化方面的转变。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