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巾环背后**趣味的转变 [复制链接]

1#

宋代鸟衔花巾环


  宋明时期的男性,都是在头顶束髻,然后包一块头巾。为了固定头巾的绳带,巾上还缀有一对套叠在一起的环扣,把绳带从环扣里穿过,就可以调节发髻和头巾的松紧。这种名为巾环的小饰品,造型和制作工艺均自成体系,具有鲜明的**特征,其中的深厚历史人文元素,也为今人更深入地了解和认识古代生活,提供了精美的物证。


  男子佩戴头巾的做法,起源于汉代。汉诗《陌上桑》:“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巾环一直是古代男性束发的实用饰品。但是,巾环于宋代广为流行,与幞头的盛行有关。《新唐书》:“幞头起于后周,便武事者也。”宋人束发的幞头有四根带子,两带系于脑后,两带系于头上。由于使用简便,干净利索,很受时人的欢迎,尤其在武人中间特别流行。加之宋代积弱,屡有边患,人们用金、银、玉石雕琢打造成各式巾环,系扣幞头的绳带,谓之“得胜环”,以喻征戍能够克敌制胜。北宋亡国后,徽钦二帝被虏,宋人又根据巾环套叠相扣的形态,把“得胜环”更名为“二胜环”,音谐“二圣还”。巾环于宋人生活中,曾是一剂鼓舞士气、凝聚人心的文化胶水。


  明代的服饰与宋代有了很大不同,头巾的样式极具原创色彩,有方巾、网巾、无顶头巾多种。巾环虽然也流行于士大夫阶层,但其实用性已大为下降,造型也产生了变化,功能转变成了一种纯粹的装饰品。明代小说《金瓶梅》第二回:“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玲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就反映了这种悄然改变的**趣味。由于玉石也象征着道德纯净,是君子品行的器物见证,明人更多是用玉石雕琢巾环,作为随身佩饰,以展示温润致密、玉洁冰清的文人品位。明代高濂的《燕闲清赏笺》:“余得一旧物残缺者,制为五岳巾圈、蟾钮二物,甚佳。”作为一种文化载体,巾环于明代达到了艺术的顶峰,成为汉人服饰文化的直观范本。


  从传世至今的玉雕巾环看,多用白玉,细润晶莹,延续了古人借物言志的传统。如国家博物馆最近展示的一件宋代鸟衔花巾环,长6.8厘米,宽3.8厘米,以绶带鸟的身子为主体,鸟嘴上所衔的树枝,有两朵花并列,以喻好事成双。鸟尾作吉祥云纹,既有传统寓意,又充满了艺术魅力。鸟爪下方雕琢成半月形环扣,方便把头巾的绳带穿入,用作固定及调节松紧。今人藉此器物造型,与千年前的生活礼仪、匠意理念,也实现了精神上的会晤。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