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汉代的“浴盆”——鉴 [复制链接]

1#

1



3



2


  说到“鉴”,首先要说到铜镜的产生。关于中国铜镜起源问题,前人多从古代文献资料出发,通过逻辑推理得出各自的结论。梁上椿就曾根据古代文献,提出中国铜镜起源于鉴。他把古镜的源流归纳为:“止水、鉴盆中静水、无水光鉴、光面铜片、铜片背后加钮、素面镜、素地加绘彩、改绘彩加铸图文、加铸字铭。”这种观点在学术界影响最大,许多学者都对此表示赞成。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铜镜是由阳燧演变来的,也提出了一个古镜源流式。近年来何堂坤又提出了一种新观点,认为“镜由鉴来”还是“镜由阳燧来”都不能成立,因为目前考古发现中都不能证明阳燧或铜鉴出现的年代比铜镜还要早。这样何先生提出铜镜应源于多种早期较为光亮的金属器,并认为铜鉴很可能出现于铜镜之后。


  铜镜与铜鉴之间是否存在直接的联系呢?商周文字中“监”字的造型,就“像人立于水盆视之形”。当“監”的“以水为镜反观自己”本义消失后,金文再加“金”(铜)另造“鑑”代替,表示用铜镜来观照影像。造字本义:人俯首在一盆静止的水面上反观自己的影像。


  因此,郭沫若曾说:“古人以水为鉴,即以盆盛水而照容,此种水盆即称为监,以铜为之则作鉴”。此外,在文献中“镜”又被称为“鉴”。如《周礼·考工记》有“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剂)”。郑注:“鉴亦镜也。”《庄子·德充符》亦日:“鉴明则尘垢不止,止则不明也。”这里“鉴”也当为“镜”。据此,前人在研究中国铜镜的起源时,无一不把铜镜与铜鉴联系起来,即使个别学者不赞成“镜由鉴来”的观点,但在其论述铜镜发展阶段时,还是提出:“由于各种原因,铜镜虽已发明,但使用未广,又才出现铜鉴映照”。实际上,“以水鉴容”是传统的映照方式。因此,“以水鉴容”的传统方式也就一直没有改变。


  鉴是从用于盛水的陶器发展而来的,经历了夏、商、周三代青铜器体制的发展,由殷周时期的盘发展到春秋战国为鉴。早在新石器**已出现了陶制的盘。据1964年的《考古》记载,在江西临川新石器**遗址、湖北京山朱家咀新石器遗址均出土了陶盘。商代早期出现了青铜盘,但数量不多,在商的晚期才逐渐流行。发展到了西周时期,特别是西周中期,“盘的形制变化较大,盘腹变浅;一般都有双耳,有的还有宽流手和羹手,有的在圈足下另附足,以增加高度”。春秋时期的盘窄缘浅腹,附耳圈足,盘边狭而甚浅,双耳作兽首噬注盘缘,耳上有小鸟成双为异,下为镂空圈足,边沿外撇。


  到了西周晚期,鉴被用来作为盛水、盛冰和沐浴时的澡盆使用。《说文解字》:“鉴,大盆也。”《庄子·则阳》中说:“灵公有妻三人,同鉴而浴。”由此可见,大约周代的浴具还叫做“盘”,到了春秋时就叫“鉴”了。《周礼》曰:“鉴如甄,大口,以盛水,置食物于中,以御温气。”鉴还被用来盛冰,其用途就好像现在的冰箱。大的鉴还可以用来洗澡。由此可见鉴在当时是一种体积较大的多功能容器。


  在《青铜器名辞解说》中谈到:“现存的鉴,都是春秋、战国时的东西。”但是从汉代墓葬出土的鉴我们可以得知,现存的鉴便不仅限于春秋、战国时期,汉代仍有不少出土的案例。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共发掘出土了三件鉴。腹内有鸡、猪、牛、羊骨和鱼、龟等海产物。另外随之出土的还有两枚“泰官”封泥。这些都说明了出土的鉴是一件生活实用品,而且是西汉时期南方文帝的陪葬品。在西安三桥镇高窑村出土的西汉铜器群中就有十件铜鉴。下面就介绍徐州墓葬出土的几件鉴。


  银鉴(图1)。高11.4厘米,口径74.7厘米,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银鉴出土于西面第二侧室。折沿,口沿下面有两环,短颈、平底、素面。腹下部有一周折线,左旋卧刻阴文篆书“宦眷尚浴银沐鉴容二石一斗五升重一钧十八斤十两第一御”25字,铭文记录了银鉴的具体用途、重量及容量,表明其是沐浴用器。用于盛水,在铜镜未出现之前,古人常用鉴盛水映照容貌。该鉴与同时出土的银锅、银盘用途相同,都是楚王及内眷沐浴用器。


  铜鉴(图2)。高37厘米,口径88.5厘米。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该铜鉴平折沿,圜底,上腹部有3圆环形耳。出土于西面第2侧室,出土时其内放置有1件铜壶和2件带鸭嘴形流的铜扁壶:此鉴是该室出土体量最大的青铜器,因与银锅、银鉴等沐浴用器同出,当是沐浴用器。《庄子·则阳》记载:“灵公有妻三人,同鉴而浴。”由此可知,先秦时期,鉴就曾是沐浴用器。灵公沐浴的铜鉴可容纳三人同浴,体量应当非常巨大。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这件铜鉴的体量似不能容人进去沐浴,应是用来盛沐浴用水的。


  汉代,沐浴成为社会性的习俗,朝廷内外都非常注重衣着仪容的整洁,“休沐”成为汉代朝廷官员法定的假期。2005年徐州羊鬼山陪葬坑出土了数个大铜鉴、铜扁壶、铜臼、铜柞、铜量等沐浴器具。这些表明,楚国王室也非常重视沐浴。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沐浴器具种类繁多,沐浴用器有银锅、银盘、银鉴、铜鉴、铜扁壶、铜釜、铜灯等,功用包括了照明、煮水、盛水、浇水等。沐浴用具有搓澡用的搓石、保健沐浴用的药材、擦干身体用的浴巾、妆扮用的铜镜和化妆品等等。


  青铜鉴(图3),直径30厘米,高20厘米,口缘较宽,敛口鼓腹,一对衔环,其下有短圈足。鉴,为盛水或冰之器。出土于徐州。因为体积较小,我们认为其应是用来盛沐浴用水的。


  从讨论中,我们发现古人从陶器到盘和匜发展成为掌冰、藏冰、寒尸、盥洗等用途的鉴,体现了当时人们的精湛工艺和非凡创造力。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