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清乾隆“九佛图”集锦墨 [复制链接]

1#




       佛像作为菩萨当神供奉,早在两晋、南北朝时期就已出现,实物资料表明,当时佛教造像已进入繁荣期。佛像的造型和工艺制作,已不再是其他物体上的浮雕或潜刻形象,而是人体结构完整的圆雕式、半圆雕式的佛像,题材丰富,千姿百态,质地多种多样,用绘画、泥塑、石刻、木雕等形式发挥得淋漓尽致。甘肃敦煌莫高窟藏经洞里的壁画、泥塑佛像、四川大足北山麓石刻的观音菩萨像,堪称一绝,举世瞩目。明、清两代集锦墨盛行,制墨家为了提高墨的艺术性、增加墨的知名度,满足人们的宗教信仰、渴求神灵保佑的心理,在墨的图案上大做文章,将佛像造型移植到墨上,无疑是制墨家其灵活和富于创造的体现。


  这套“九佛图”集锦墨(见图),本色,共九锭,厚1.1厘米,最长10.7厘米,最宽5.8厘米;造型各异,如有八角方形、八角长方形、上圆下直长方形、长方圆棱形等,边棱凸线较深,墨质坚实,刻划精细,层次分明。每一锭墨的正面以浅浮雕漱金的手法,刻划九种不同姿态的佛像,并在图案上部两侧刻佛像称谓。特别值得称赞的是,在0.4厘米的方印章内,微雕篆书阳文“乾隆年翰”四字款,且字迹非常清晰。


  为了增加玩墨的趣味,每锭墨上正面是佛像,背面依佛像表情赋诗一首,如:长眉罗汉像,双腿盘坐于石上,周围是草地,身披袈裟,面带笑容,神情和善,一双眉毛拖长到脚,用右手拉在膝上,背面诗词:“憾石侧膝,十焉以息,惟是上人,非语非默,眉毛拖地,以手挽之,谁云拣择,示此丝丝。”佛像图案侧刻楷书阳文:“第七迦理迦尊者,今定为嘎礼嘎尊者,位第四。”又如:唎呼拉罗汉像,双腿盘坐于岩上,瞪目发怒,背面诗词:“亢眉瞪目,若有所怒,借问佛子,怒生何处,喜为怒对,怒亦喜回,尽师着笔,任传其神。”佛像图案侧刻楷书阳文:“第十一罗怙罗尊者,今定为喇乎拉尊者,位第十。”再如:巴隆罗汉像,跷一只腿坐于石凳上,手杵竹杖一根,双目凝视远方,静思法事,背面诗词:“前身饮光,后身惠理,西竺灵鹫,识飞来此,芒鞵几两,竹杖一根,可放下著,永位圣因。”佛像图案侧刻楷书阳文:“第十四伐那婆斯尊者,今定为嘎纳嘎巴尊者,位第七。”其他六个佛像图案及称谓、诗词省略,印章款有长方式、方式、椭圆式三种,均为篆书阳文,分别涂金彩和红料。从此墨构思和制作水平来看,充分展现出当时集锦墨的艺术魅力。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