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此君此画 此情此调 ——— 写在袁进华画册出版之际 [复制链接]

1#


此君此画  此情此调


                                   ——— 写在袁进华画册出版之际


美国亚洲文化学院   赵晓明


先谈此君,袁兄进华先生系2009年被列入美国国会图书馆、美国亚洲文化学院和美国国家民俗中心共同的艺术典藏和记录项目《为未来记录今天》的中国艺术家。我们从项目初始的推荐开始认识,经历了评审、整理、出版、赴美、演讲、收藏、记录、访谈和展览,历经了两年默契的工作配合,我们成为了好友。而后的三年里,每当我访问亚洲,我必赴中国与其相见,或邀友相聚或秉烛夜谈,在杭州、上海、苏州、北京、香港和台北,都留下了我们相伴旅行访友的乐趣。


进华是一个十分潇洒的艺术家,思想率真、生活潇洒而又处之泰然,一切的一切皆若无其事,凡事困惑与欢喜亦是一笑了之。于生活于工作从无抱怨之心态,他不抱怨学生**的清苦、不抱怨毕业分配的无常、他不抱怨创作的艰辛、他不抱怨评论家的误评、他不抱怨朋友们的误读,甚至于生活中的一切都无抱怨之心,所以剩下的一切都是他人生的享受了。


袁博士进华君,兴趣广博、交友广泛,人情通达、见多识广。琴棋书画、诗词音律、酒色财气、游山玩水、宗教文化、古玩收藏无一不通。慕其女友不少,然待之以礼,遵守友道。喜其男友更众,达官显要、平民百姓,不拘一格,皆可与其欢笑畅谈。


论及其画,我们共同的好友评论家马钦忠教授有一番精彩论述我想入录文中:“山水画作为中国古老绘画中最主流的绘画类型,是中国《易经》中‘生生不已’ 、‘天人合一’生命观的图像叙述。将人融解循逸于自然之中,仿佛宿命般的文化之梦挥之不去。今天山水之梦已越来越远离中国人的精神理想生活。虽然近百年来,对于山水画的文化讨论在中国持续进行着,但基本上不涉及图像学上有**特征的拓展,依旧是山水细节和局部技巧趣味的细致化和精致化。它的指向性和现实的批判作用从来就没有在山水创作中进入主流视野,更与当代艺术的社会学与文化学的思考无关,不过是一场传统演出,是一幕关于山水与你、我、他的笔墨自娱性‘文化秀’。在袁进华看来,向这样的历史告别,正是他创作的积极意义所在。袁进华的“拥抱”系列代表作充分运用了中国水墨元素的表现方式,同时又以消解经典的样式组成当代人日常生活中戏谑式的山水情境,笑着向历史告别。正是他的这种以虚拟的山水图示和幽默调侃的游戏队列式组合,导演出一幕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山水人文’价值新取向,以轻松诙谐的笔触,上演出山水人文的一幕崭新的颠覆性喜剧。”


对于当时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收藏入选评审,我曾请教于美国亚洲文化保存委员会的专家同事们,诸君示知:中国绘画唐宋元明几代已将其发展至极致,用何种词语来表达都不为过,登峰造极、灿烂辉煌!然自清及后的百百年来,画坛之中虽有数百“名家高手”或龙腾或虎跃,大部亦无非是些临摹拷贝之盛,山水远近、人物大小、花鸟鱼虫、仕女佛陀,仅做些笔墨差异之论,只是出现了一众“价高量多”之画匠,实无在艺术上、哲学上,思想中、社会中建立起与其**相对应的文化地位。一位从未对其所处**予以深刻思考的艺术家,历史无法记得他,文明也无法记载他。西方世界艺术界至今对于中国画的态度仍然是在“期待”之中,期待中国水墨画的当代性,期待中国绘画表现出现代中国文化的思想力量。


虽然我们无法认定袁进华将引领或改变中国当代水墨的变革,但我们却可以从他的人性与作品中看到这种希望,正是这种希望构成了我们对他的期待。


今天,我们还无法对袁进华作艺术上的评判,只能做文化上的期待。上述叙说既非赞美也非批判,一家之言,全系好友之谊之性,有感此情而发此调。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