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古代诗画中的代步工具之舟楫――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复制链接]

1#

古代诗画中的代步工具之舟楫――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古代的诸多诗歌妙语,与水行有关,与湖海有关,上善者水,水润者灵,灵之最高的形式者――诗,虽然我们古之先民首先以舟楫(船,帆,桴等等)着为代步工具,其实亦把其作为水上的居住之所,渔民先不说,有文化情怀的人,或者说古代的文艺青年,会用舟楫作为自己放浪于形骸之外的工具,屈原是舟行到沅湘之地,开始他的放逐生活,杜甫亦是来到江南道的三湘之地,开始他的诗意漂流日子,他们两个皆是在舟中结束自己的生命,一个是借助舟而沉湘,一个是直接的在湘上的舟中病故(一说在湘南溺水),而且一个是沉在汩罗的水中,一个是最先埋藏在汩水的尽头的平江境内,今天只存衣冠中,我最先母亲的口中得知,而且当地的乡民说是肚(杜)子墓,一种让人误解有好笑的地方口音,目前只存衣冠冢。

古之的文艺青年常常想逃避到一个仙境的所在,尤其是在战争动荡的年代,比如蓬壶之类的海上仙山与岛屿(大概就徐福同志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纵是普通的渔民,比如武陵渔人,也是舟行时找到一个秦人村的所在。当然舟楫亦是人生失意时的逃避工具,英雄以此寄情山水,不管是柏舟还是兰舟。其实在古代桥梁与道路不发达,所以在水上漂泊成为一个主要的旅行情形,横渡江湖时舟楫确是起到桥梁的作用,因此古人会吟出“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妙句。在不太深的水道,高大的牛、马与象也能起到桥梁的作用,水深时非舟楫无以渡过。

但在大多的情形下,是作为代步工具而言的,往往在陆上,牛,驴,马,象是主要的骑乘工具,水上则是舟楫莫属,而且在南方,水路多的所在,往往舟行是主要的旅行情形。先不说我现在所居的工作与祖籍地的常德,我出生的益阳南洲镇(至今而有赤沙亭遗址),就是一个水网包围的县城,七八十年代那会,当时父亲带我去省城学习,行车时总要经过几个轮渡,就是一种船载着数辆车,有客车有货车,经过洞庭之江河,续上公路继续行驶,再到达省城的。而且基本上要耗费一天的时间(不算夜间),有时也会直接坐船到省城,夜间亦在行进中,当然有床铺者也是乐得开心。当然我知道的沈从文就是从沅江逆流而上到酉水再逆流而上到他的边城凤凰的,这样他的行舟中有文思与诗意的涌现,把两岸的景致说成宋画山水,自然他写《常德的船》的现实风情是真实而生动的,这是舟行带给一个大家的灵感与**。古代诗人在舟行中写了多少诗文,这个就象天上的河汉星星,或者是恒河沙数,其实天之星际是一个个的恒河系,那个闪光的不就是沙吗,远观时如此,近视时是另一个境界就象我们所处的地球罢了。

于是我追想一下与舟行有关的那些闪光的诗,比如:

诗经中的泛舟之歌云:《柏舟》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此为游湖海之风情。然后还有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二子乘舟》

另外还有:譬彼舟流,不知所届。《小弁》

而在《诗经·越人歌》云:“今夕何夕兮,事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告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

这越人所居的三吴之地自然是水网密布的所在,写舟中流是平常的见惯。

到了楚辞**更是有舟的诗意涌现,这个还是多出现作为大家的屈原诗句中: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朝发辰阳,夕宿苍梧。此皆是《涉江》之中的句子,关于《涉江》的涉,仿佛是代步的步前有三点水,意在水上行,无舟楫不足以行之:朝发辰阳,夕宿苍梧。或者是: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其起点皆是枉渚,就是在枉山即今天的德山下的河流开始发船,经三湘四水到到附近的村落或稍远的村落。其中辰阳靠近湘之西部,武陵山下,苍梧靠近湘之南部,九嶷山下。当然这还不是特别让人激动人心的舟行,真正让人动心的是老屈与一个“渔父”在舟行中的对话: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
行吟泽畔,颜色憔悴,
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

―――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遂去不复与言。

这段对话大家熟悉,故不多录,唱的好的那段有禅意与道风的诗语: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就象日本的俳句,当然我们不叫俳句,叫楚歌或楚辞,是古代南方风格的歌行。

这其中的鼓枻而去就是泛舟而去,可能古时的造舟的技术还不是特别发达,不过是象木排与竹排之类的泛水工具,正是这种舟楫之行,让这个“民间歌唱家”,叫“古代劳动人民艺术家”也可,唱出: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一个失落的政客(其实也是爱国诗人),一个与世无争的“渔民”(注意引号),谁知道这“渔父”是不是赤松子,鬼谷子之类的道行高深的人物不得而知,只知道是:“道不行,浮于海。”这是出自《论语·公冶长》句子,这个桴不过是小竹筏或小木筏,相当于沅湘上渔翁的枻。你以为孔夫子只是入世而不是出世,认同点之行事风格者,骨子里也还是渔父之类的角色。

然后古代的争天下英雄也就借舟而发挥自己的军事天才,项羽的:破釜沉舟:正是这种以少胜多的军事斗争的经典战例。当然还有后面的曹操的:横槊赋诗,但这个是王师败绩,这也是军船连在一起惹的祸。确实船舶与桥梁在战争的年代作用相同与相近,有时决定生死存亡,两方必争。

杀人的英雄事业就不多说了,还是多说诗人的文昌事业罢,正是这种舟楫之行,古代的诗人诗意充满,发而成妙句,尤其在唐宋**是如此。为何在水上行文思能泉涌,也许是近水的关系,至少水这种物质,本从天上来,这唐朝的老李不是说了吗:黄河之水天上来。当然不只是黄河之水,寰宇之湖海之水皆从天上来,这水从云化,云行天上,近天亦是近善,近帝(天帝),近本质的世界,正如地上的物质经飞船上了太空,再下来复植,一切变得超常一般。天上来的水,从云化为雨,再流入江河湖海,你亲近他,尤其是行舟在水中央,这可是灵气所包围啊,傻傻们也能出灵思,所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便是这样的,何况人之灵者的诗人墨客呢!。

如此我们看到唐宋的人,拾得一箩筐的与舟行有关的诗,有的有道风,有的有禅意:

太液仙舟迥,西园隐上才。未晓征车度,鸡鸣关早开。(李世民)

玉溆花红发,金塘水碧流。相逢畏相失,并著采莲舟。(崔国辅)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温庭筠)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刘禹锡)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李白)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李白)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杜甫)

李白怀念日本遣唐使晁衡(阿倍仲麻吕)写道: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李白)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李白)

尽将舟楫板桥去,早晚归来更济川。杜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

春风又绿江南岸,(王安石)泊船瓜洲

小屋如渔舟(苏轼)

独上兰舟(李清照)

古人采莲需要舟,所以有南北朝之《西洲曲》,美丽动人:

莲子清如水,莲花过人头――

水之灵,上之善,无水不成诗,多少有点道理,虽然不是绝对的,但至少近水的人,妹子美丽,伢子聪明,应当是大体的情势。

古代的绘画,画舟行的作品也是多着呢,那《清明上河图》中东京汴河水中的大船,在当时可是世界级的,事实上今天的天朝又能造现代风情的世界级大船。然后马远先生画的小舟(《雪滩双鹭》)多有诗意,事实上许多古代画家画的小船:李思训《江帆楼阁图》中的小船,《瀟湘图》中的小船,比比皆是。古代画画的,许多人其实是官员与土豪(有的可以叫地主恶霸)还有光头和尚,不以画师论,所以这班爱画画的阔老们,僧人们,以米芾、董其昌为代表,有自己专用的书画船,这个不仅是代步那么的简单,它是工作船,就象今天的画家会用车作画室陆行到处画画,书画船是画画的古代土豪的良友,诗人写诗,其实用不着那么的复杂,一条破船载着李白杜甫们,苏轼李清照们,其实就可以边行舟边吟诗了,说诗词船也可以的,首先船上的主角得是有诗意的文艺青年,不管你是商人的儿子还是政客的女儿,诗和词,是能从水中央网得,象鱼一样,载满船舱的。

舟楫不仅是古人代步工具,亦是古人人生的进身工具,所以有诗人云: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这是孟夫子的说辞。然后我们知道的佛家的到彼岸,亦少不了得渡之舟,这个只是隐喻,也是有象征意义的表述方式。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