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艺术网论坛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衡量明清家具优劣 材料和款式哪个更重要 [复制链接]

1#
                                                                                衡量明清家具优劣 材料和款式哪个更重要                                
  明清家具将木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代表了家具制作与文化的巅峰水平,也是中国文明的符号之一。无论是淳朴雅致具有文人气息的明式家具,还是雍容华贵极具宫廷气质的清式家具,都是生命哲学的体现。
  从晚明到早清这大概二百年左右的时间里,追求明清家具成为当时文人士族的一个时尚风潮。这种风潮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化经过了几千年的积累,到了16世纪升华出这种洗练的造型,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审美趣味。
  到了现代,随着黄花梨、紫檀木价格的飙升,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从西方的沙发逐渐回归到传统的木头家具,明清家具的样式在市场上可以说是一统江湖。但过分强调材料,忽视款式和工艺的结果,使得现在越来越多的仿古家具出现风格紊乱的情况。在不少家具设计者和资深藏家看来,现代、清代、明代三个不同时期风格混搭的家具设计,将大大影响一件家具的传世价值。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许悦 王田歌
  壹

  现代家具过分强调材料
  羊城晚报: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中国古典家具的收藏大军中来,但当中非常多的初级藏家都不懂家具的鉴赏和鉴别,只是冲着家具的升值潜力而买,简单地认为买套木头家具就能升值,所买的家具有的材质差,有的做工粗糙,有的款式奇怪。什么样的家具才具有投资收藏价值?衡量一件家具的好坏,材料和款式哪个更重要?
  朱星海:现在不少人新买的家具,价格甚至超过了房子,还有人为了存放买来的家具,买了一套又一套的房子。真正的藏家,肯定会学习、研究家具,不至于很盲目地购买。反倒是为数很多的普通消费者,搬了新家在购置家具时,听说红木家具升值得厉害,就在卖场导购的推荐下,糊里糊涂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前段时间我要做一个明式家具的展览,走了很多的卖场,看到一些东西的设计真让我啼笑皆非,比如红木洗脚盆、电脑桌。这些东西如果用料真的很好的话,将来木材厂会以木材的价格回收,但实际上用作洗脚盆、电脑桌的木材,怎么可能用好料?买了这样的东西,就不要再想什么升值了。
  后来我又去了中山、江门很多木材工厂,很多人一见面就跟我讲黄花梨、紫檀、酸枝。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都在强调材料,家具的风格、型款反倒被忽略了。
  羊城晚报:你的意思是,家具的型款比材料更重要?
  朱星海:材料当然重要,目前材料的好坏还是家具日后能否升值的基本因素,但型款也能为家具加分。这么说,如果材料和型款都好,那日后传承下去的可能是一件艺术品。但如果材料好,设计却很糟糕,日后就只能被木材厂当成旧料回收了。
  彭定邦:我们总习惯用社会经验和文明经验把木头分为三六九等,其实所有木头都是平等的,都有好有劣。比如说杉木,做家具是很差,但做门窗却是绝好的。古代的门窗都是用杉木做的,风吹日晒都不变形、不开裂。如果是用紫檀做门窗的话,晒一晒就爆了。所以木头只要用对了,都是好材料。
  沈平做的明清家具,我就很欣赏,东非的黑檀拿了楠木去镶,很多家具的藏家都不认得这种非洲的材料,但沈平就是做得很漂亮,也很适合长期存放。所以我觉得如果太过于强调家具的材料就会遇到瓶颈,实际上目前的家具产业也的确走入了死胡同。
  羊城晚报:没错,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传统文化的复兴,很多人把家里的皮沙发换成红木家具,但这也带来一个担忧,那就是中国人的基数太大了,中国人去买红木原材料把别人买怕了。如果每家每户都购置一件木头家具,哪有这么多的原材料去支撑这么大的需求?所以现在遍地的红木家具,当中有多少真正的红木谁也说不清。
  彭定邦:这么多年来,经由刨子检验的木材不计其数,最终黄花梨、紫檀、鸡翅木、铁力木、榉木等木材胜出,并被广泛使用,这些木头的什么特性打动了古代的工匠?肯定都不是偶然的。比如黄花梨,对它的喜爱源于其木质的特性,它经过抛光打磨出来的“鬼脸儿”特别招人喜欢,明代文人们为此丢下手中的笔,参与花梨家具的设计,每天和工匠们泡在一起。因为黄花梨的颜色温润,富丽堂皇,所做家具不需要太多的雕刻,素面贵在表现黄花梨行云流水般的纹理,简朴当中蕴含着丰富的情趣,和明式家具的设计制作理念高度一致。黄花梨的树瘤子也被明代文人曹昭文学化了,称为“可爱的鬼面”,这是一种爱屋及乌的心理,明代文人和宫廷对黄花梨的执着可以反映出当时上层社会的审美心态和生活哲学。但现在却有人用稀缺的黄花梨做鞋柜、做饭桌,不说浪费材料,就是对这种材料的运用也是不合适的。
  像你刚才所说的,按照中国人这种购买力,很快又会有另外的材料成为红木的替代品,这种突破是为未来的市场做准备。就像现在被追捧的红木,其实就是紫檀木的替代品。家具木材属稀缺资源,优良木材成材时间漫长。清中期紫檀木被使用得所剩无几时,红木便出现了。最早的港口贸易城市广州便是这些进口高档木的集散地,当时有广州木材商人进口和紫檀木相似的红木,宫廷稀缺紫檀退而求其次地选择红木制作家具,从宫里到民间,红木便迅速走红大江南北,一直到今天,红木在家具制造业里仍是主流用材,这几年的价格走势大家更是有目共睹。
  贰

  清家具深谙现代人体工程学
  羊城晚报:不同的家具存在着巨大的款式差异、工艺差异、材质差异,但现在不少仿古家具在经典的款式上“再设计”。比如一些罗汉床和宝座,观其下座、三弯脚形状和裙牙雕刻纹饰,应该是清代的风格特征,但从罗汉床、宝座上三屏风素身围板的风格来看,又是明代的风格特征,而在素身三屏风围板上,竟然又浮雕出现代风格的花鸟纹饰题材,一件家具上现代、清代、明代三个不同时期的风格凑在一起很不协调,伍炳亮老师将其称为“三代同堂”。你们认为这类的家具会有收藏价值吗?
  彭定邦:这是很多厂家犯的错误,他们只对生产感兴趣,对文化不感兴趣,所以造成了这种恶果。现在很多设计者没有这个意识,我们现在看到的明清家具的款式,都是从生产、生活中揣摩出来的,一个小小的变化、线条、部件、榫头,可能都是几代师徒慢慢传承、演变、改良而来的,有一种生命的体验,而不是像现代某些设计者的所谓“创作”。
  朱星海:但现代的家具更多地考虑到现代人坐的舒适度,实际上现在不少仿古的红木家具,坐上去感觉比真正的老家具要舒服,它们根据现代人的生活习惯做了调整。
  彭定邦:就是把家具身上的礼仪、政治去掉了,让它回归成生活的必需品,但同时没有忽略它的审美。
  明代的家具是一种生活格局,清代又是另一种生活格局,我总觉得家具的款型是生活哲学带来的,而且家具的美和线条是一种生命哲学的体验,是对生活的阅历、审美和经验做出抽象的表达。
  羊城晚报: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明清家具的样式?
  彭定邦:喜欢明式家具,因为我们的审美、我们现在的生活状态和当年鼎盛时期的明朝非常相似。现代人的压力很大、很烦躁,很多人都有避世心态了,这和明代末期的文人也有相似之处。生活足够复杂的时候我们就需要简单的东西,所以明式家具受欢迎。明式家具“大道至简”的理念和现代生活流行的简约时尚不期而遇。
  清代的家具从生活哲学角度来讲,可能更多地附带政治的形态,因为那时候满族入关,满人在一统江山之后想要显示他们的贵族血统、政治意识和种族的高贵性,所以需要通过家具去表达。
  朱星海:明清家具的连接工艺跟现代家具不同,现代家居采用铁钉或化学胶粘合,而明清家具直接在部件结合部采用严谨紧密的榫卯技术连接,耐用性更强,结合部物质一致,使用后不存在金属和化学胶氧化脱离的现象。这就使得明清家具历经几百年的考验还能继续使用,而现代家具在一代人的试用期内就已不堪重负。
  彭定邦:明清家具讲究礼仪坐姿,比现代家具似乎更加谙识现代的“人体工程学”,境界更高一筹。坐姿正确就是对健康的最大贡献,被动健康不如主动防患。
  比如圈椅的背板采用S形,扶手椅的扶手设计,太师椅的头托造型等,处处都是人体工程学。对现代人来讲,明清家具使用起来或稍有不舒服的感觉,这可能是长时间使用柔软的沙发等家具所致,由此带来的对硬木家具的抗拒,实际上是可以在进一步使用中消除的。收藏家黄定中在书中强调“恰到好处的少少不舒服可能才是应该有的舒服,才是长久的舒服”。实际上传统家具在顾及礼仪的同时也兼具“科学性”考量,现代家具过分迎合身体的需求反倒“宠坏”了现代人。
  叁

  如何避免买到“三代同堂”的家具?
  羊城晚报:明清家具代表着家具制作与文化的巅峰,也是目前仿古家具最常见的模仿款式。如何避免买到“三代同堂”的家具?
  彭定邦:明式家具陈设注重雅韵,清式家具陈设注重华贵。
  明式家具强调的是线条和结构的美感,雕刻只是辅助手段,不是表现的重点。在宋元**,家具的大体形式业已确立,明代家具承袭宋元之风,技术工艺成熟的突破口就落在了“韵”的上面。这也和文人将闲暇工夫参与制作有关,明代的精英分子倡导的“雅”就是一种内在韵味,家具要制作出内在韵味而不是形的乖巧,否则就是“俗”,“俗”是精英分子对不好事物的最差评价。文震亨就是当时“雅”和“俗”的标准制定者,至今我们还以他的标准作为家具的品评法度。
  线条简洁流畅的明式家具拒绝了大量的装饰和雕刻工艺在家具身上出现,认为好的工艺不需要哗众取宠的花样,韵是明式家具的精神。“明之韵,韵如何,同旨酒,醇且和”。这是我在王世襄老先生为一藏友紫檀画案题铭中所见,王先生用这一具象的味道来描述明式家具的“韵”,题铭的明式紫檀画案通体无半点花样雕刻,光素浑然一体,在简洁的现代空间仍熠熠生辉。
  而改朝换代的清代家具在明式家具的身上进行改制,满族和汉族文化在家具身上交融,对家具用材也重新定义,选择紫檀为宫廷专用木材,并施以满工,精雕细刻,全面展示工匠的雕刻技艺,使家居和木材散发出咄咄逼人的贵气。
  清式家具主要选择紫檀、酸枝作为制作材料,木材色泽沉重,材质适合雕刻,便于表现华贵沉穆的气质。从历代宫廷的陈设来看,清式家具的陈设对建筑环境和面积要求甚高,室内面积要求较大,便于家具的气质表达,家具多讲究对称陈设关系,强化家具的稳重大气之势,传递等级地位之威严。
  羊城晚报:能不能有个最直接的判断:款式简洁注重线条的就是明式家具,而追求满雕的就是清式家具?
  彭定邦:这不一定,明式家具也有雕琢得很复杂的,只不过雕刻不显凌乱。如果你家里以后要买家具,可以确立一个概念——看空间,如果空间很素雅,没有贴墙纸或者太多的装饰,那建议用线条感强的家具,如果你空间大的话,建议用有点雕工的家具去填充它,增加分量感。选用明式家具还是清式家具,都取决于空间。
  羊城晚报:清代早期和晚期的家具款式还有很大的不同。
  彭定邦:清式家具注重“形”的释放,一开始还能顾及结构的科学性,但往后的发展却形在神亡了,清晚期更是形神俱毁。清代家具衰败史对应的是清王朝的颠覆,在事物的细节里往往总能找到与历史兴衰的关联性。但清式家具的仿古制作在当下却十分盛行,其雍容华贵的外表也被现代生活所接受。成功的清式家具注重科学结构,也能很好地表现其雕刻工艺,这是清式家具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和高端价位的不二砝码。新仿的清式家具就是用非凡的工艺获得颇高的附加值,以此来打动消费者。明式家具的韵很难获得一般消费者的欣赏,而清式家具的表现方式更为直接,更为抢眼,具有“味”的气息。
  延伸阅读

  明清家具如何与现代生活共处一室?
  在明清家具“遇到”现代空间后,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家具和环境的关系:如何让现代空间赏心悦“木”?如何让明清家具与现代生活共处一室?
  据彭定邦介绍,明清家具成对组合的家具制式较多,椅子、柜子、几大多成对,单件的器形有床、桌、案、架等,但这些家具聚在一起在室内组合时,形款搭配统一协调等审美问题就出现了,家具的形款各具仪表神态,搭配组合不当就会“失调”“紊乱”,只不过当中也有规律可循。
  明清家具在制作上无一例外地使家具形成稳重平衡的形态,其主要的规律是每件家具上都有中轴线,上下或左右形成对称关系,且诸多家具成对制作,这是家具在陈列时必须考虑的重要关系。
  而且,不同款式的家具对应着不同的用途,了解明清家具在古人生活环境里使用的方式很有趣,对今天的我们更好地陈设使用家具也十分有益。
  比如“椅”,可以分为:圈椅、太师椅、官帽椅、玫瑰椅、交椅、灯挂椅、宝座、鹿角椅、轿椅、靠背椅(一统碑)等。
  在古代,这些椅子一般用于陈设厅堂正中或会客场所,兼顾雅致和庄重。“官帽椅”可置于书案的两侧,或成斜对摆放,使其看上去不卑不亢,官架子端得恰到好处;“宝座”陈设较为讲究,按照明清皇室的摆放方式,要在椅后置放地屏或几扇屏风,以示庄重威严,是皇权的一种象征;“轿椅”现在新仿的家具很少涉及,已不适合现代环境使用;“鹿角椅”可单独摆放也可成对,但对环境要求较高,不能与其他椅具排列摆放,其形制既休闲又透出一种霸气和威严,古时是皇帝野外打猎后用鹿角制作而成,乾隆皇帝尤好此椅,椅子暗含游牧民族的野心和霸气;“交椅”也是政治的产物,一般一把单独陈列,象征集权。现在新仿交椅则多用于书案椅,组合搭配后也十分耐人寻味;“太师椅”如镶嵌云石、螺钿、瘿木心等或者采用透雕、拐子纹等装饰,则应尽可能摆放在素墙前,突出其威严气势和富丽堂皇的排场;“玫瑰椅”小巧玲珑,属闺房器物,一般摆放在靠窗的地方。由于靠背较矮,不遮挡光线进入室内,具有很高的居室装饰性,坐起来要挺直腰板,但对现在的人很有益,能端正长期坐沙发带来的不良坐姿;“灯挂椅”和“一统碑”可以统称为“靠背椅”,特点是没有扶手,搭脑出头的谓之灯挂椅,不出头的谓之一统碑。这两种椅子可成双成对摆放,也可单独使用,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在椅子中的地位较低,现代生活中大多用来搭配餐桌使用。制作精良的靠背椅文气十足,俊朗挺拔,单独陈设于书房茶室也十分有品位。(许悦 王田歌)
分享 转发
TOP
分享到: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